打印

卖Linux的男青年

卖Linux的男青年

http://oldblog.blogchina.com/article_116860.693322.html
引用:
2005年的冬天来得似乎更早一些,又一个"IT的冬天"让2005年的冬天显得更加寒冷彻骨。

"怎么办呢?昨天听说中兴在裁人,今天又有报道说华为大幅度减员。"人才市场里的一位大学应届毕业生对他的同伴说。 第一集:寒冬里的希望

2005年的冬天来得似乎更早一些,又一个"IT的冬天"让2005年的冬天显得更加寒冷彻骨。

"怎么办呢?昨天听说中兴在裁人,今天又有报道说华为大幅度减员。"人才市场里的一位大学应届毕业生对他的同伴说。
"其他的IT公司还不都在裁人?",同伴也显得极其郁闷,想了想,突然说道:"对了,现在各个公司为了节省成本,使用Linux的大公司越来越多了,你看,我们干脆应聘Linux方面的工作吧。"
"对啊!虽然搞开发我俩是差了点,但做个系统管理员应该没问题的。"

"什么?会安装Debian就敢说自己精通Unix/Linux?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浮躁!"面试官轻蔑地叹着气,吼道:"站一边儿去!下一个上来!"
"您好!本人想应聘贵公司的Linux系统管理员,这是我的简历,请您过目!"紧接着过来的这位年轻人毕恭毕敬地递上了自己的简历,这张简历只有一张纸。
"Magic Linux的核心开发者之一、曾单独发布过两个测试版和一个正式版、解决Magic Linux的缺陷和问题累计48个?"面试官疑惑地问道。
"是的,先生!"
"那好,等我查查......"过了一会儿,面试官把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转了过来,"好了,请你登录这几个帐号,证明一下你说的都是真的。"
年轻人惊讶地发现,对方用的居然正是自己参与开发的Magic Linux 2.1大型企业桌面版,桌面背景是ML美工师caihua为这个版专门制作的第208个桌面背景;而面试官所给的正是他在中国Linux公社站群、163 邮局等上面的注册帐号。他很快便登录到magiclinux.org和自己的邮箱上,然后把笔记本电脑的屏幕转到面试官眼前。
面试官脸上露出了笑容,啪地关掉浏览器,然后和蔼地说:"恭喜你!你已被我公司录取。请下周一到公司接待处报道,有问题吗?"
"这......"年轻人欲语还休。

站在旁边不服气地要看究竟的两个落选的年轻人小声嘀咕着。
"乖乖,牛人啊!看来我们真的水平太次了。"
"搞什么搞,这家证券公司难不成要开发新的发行版?"
"这年头什么烂公司没有,卖饲料的要搞电脑,搞IT的要搞房地产,搞房地产的要搞银行......现在搞证券的竟然也追赶潮流开发什么Linux发行版!"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哈哈!9494!"

"放心,待遇肯定会比你简历上要求的好的多。"面试官坚定地回答。
"我是说我到公司后将会做什么工作呢?我想知道是不是在我的兴趣范围内。"
"恩,主要是要你把我们的计算机系统全部移植到Linux下,其中有些重要的Windows下的软件可能还需要重新开发。"
"哦?能做开发就好。"
"不过,你将无法再参与开源项目,而且公司开发的东西也不能随便公开出去。"
"请您放心,我在学校时也从未利用上课时间和规定的晚自习时间参与Magic Linux项目的;由于大四要做毕业设计,现在我在Magic Linux项目中也不再做具体的工作,我带了两个接替我的学生,我只负责对他们进行技术指导,他们现在已经完全可以接替我了。另外,正是出于对知识产权的尊重,我才使用和参与开发Linux的。"
"不错。加入我们公司后你会觉得从那个摩托车厂跳出来是非常值得的。"
"谢谢!那我先告辞了,再见!"年轻人和面试官再次握手后向外走去,经过那两个落选的年轻人时朝他俩微微笑了笑,说:"兄弟,洪馨大厦有一家公司好像在招会Linux的人才,不妨去试试。我昨天去过,不过要做的工作不在我的兴趣范围内。"
第二集:世事艰难

其实现在的中国Linux公社和Magic Linux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为了解决面临的这些问题,公社技术总监yourfeng、公社执行主席蓝宁、公社资源总管hew经过协商,决定组织一次重要的扩大会议,会议参与人员除了公社及各项目各个小组的代表外,还特别邀请了公社名誉顾问Linux盲、conner、cjacker、llc等人参加。

"公社新的领导层表现不错嘛!"Linux盲首先发言。
"是啊,yourfeng以ML为主线,把公社大大小小的开源项目搞得很火的。"conner也赞道。
"嘎嘎,我也要拍拍hew这小子的马屁,这小子干得确实比我有起色啊。"LinuxCN接道。
"最超乎我的想象的人是蓝宁,蓝氏家族现在在网络上可是很有名气的技术群体了。作为一个女生,以柔弱的肩膀接下了公社这个沉重的担子,多不容易啊!"失踪已久的fujinsan也兴奋地尖叫着。
"晕!Fujinsan,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啊!我什么也没干啊,要夸也要夸这帮兄弟姐妹们吧。"蓝宁眼里闪烁着泪星。

"好了,各位老大就别夸来夸去了。成绩,我们是做了一点,但是这不是我请你们出马的原因。"会议主持人yourfeng发话了,"大家时间都很紧张,我们就长话短说吧。"
"嘘——安静!"LinuxCN在聊天室里扮了个鬼脸。
"最近IT不景气大家也都知道,公社和ML得到的赞助也出现了重大变动。共创上周已知会我们,由于资金问题,希望我们能够尽快寻找新的赞助商。首页打广告的公司逐渐减少,最后一个公司也没回复是否继续合作。给ML和公社其他项目提供镜像服务器的学校和企业现在也因各种原因纷纷停止合作,剩下的已经寥寥无几了。今天请大家来的目的,就是想请大家一起出出主意、想想办法。"

与会者当中心情最悲怆的莫过于hew了,"唉,我这个资源总管做得不合格啊!"
"别难过!现在不仅仅是IT的寒冬,整个国民经济都处于萧条状态中。"fujinsan安慰道,"其实公社能够建立起初具影响力的校园力量联盟、企业力量联盟、项目开发联盟,你的后勤工作可是居功至伟的!"

"我早就提议组建一个公司来专门支持Magic Linux了,可惜一直拖到现在都没形成统一意见。"一位来自校园力量联盟的代表说道。
"我还是那句话:理想虽好,真正实现起来就不会按照你想象的路线发展了。"一位来自企业力量联盟的代表反驳道。

"共创为什么突然又不提供服务器了呢?"来自休闲版面的一位社员代表问道。
"公社发展越来越大,资源占用越来越多,ML的影响力也远远超过了包括OpenDesktop在内的其他发行版,共创今年的收入也大幅度下跌,如果你是共创,你还会继续提供支持吗?"hew解释道。
"要不Magic Linux项目整体并入OpenDesktop项目,或者干脆整个公社都并入共创联盟?"一位版主代表大胆提议。
"反对!"一位公社退休干部代表快速地敲下了这两个字。

"这样吧,"cjacker发言了,"我回头跟我们老总商量一下,看看红旗能不能给公社一些帮助。"
"红旗会吗?"一位来自Magic Messenger项目的代表问道。
"怎么不会?"一位来自Magic Linux系统平台项目的代表说道,"今年以来,红旗公司从Magic Linux项目挖的人几乎占去年底ML项目成员数的一半了,人总要懂得知恩徒报吧。"
"9494,其他Linux厂商挖的人也不少,应该也找找这些公司。"一位来自Magic Linux企业办公项目的代表说道。

来自公社技术文档组的代表说:"以我看,还是联合这些公司创办一家杂志社比较合适。"
来自公社新闻评论组的代表说:"不切实际!我看还是组织社员多写一些文章投稿更实际一些。"

"我们也可以卖ML光盘啊!"公社自由软件组的代表提议。
"公社和ML的知名度现在这么高,不利用起来做广告,真是可惜!"一位版主叹道。

"我跟共创的人比较熟,这事情我来搞定。"conner出马,果然不同凡响。
"能搞定最好不过了!"众人也无其他办法。

"我很想捐点钱,可我最近又失业了。"fujinsan的表情显得很郁闷。
"我的工资也降了,以前还有一定的零花钱,每周去泡一次吧;现在每个月供了房子和车后,就剩下一点生活费了,惨啊!"gugong也是一脸苦相。
"干脆发动社员捐款吧,我虽然是穷学生,我也捐20。"一位校园力量联盟的代表叫道。
"你想害三位老大啊?非法集资可是要判刑的。"一位新闻评论组的代表说道。
"公社早注册实体就好了!"一位退休干部代表叹道。

众人又回到了一个讨论了N遍的老问题上来,渐渐地大家都沉默了。整个聊天室里只剩下一篇叹气声,即使坐在温暖的有空调的房间里也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conner终于回来了,聊天室里爆出几声欢呼。
"我刚才跟共创的人联系了一下——"
大家都摒住了呼吸。
"他们的态度很暧昧——"
大家都失望地叹起气来。
"提出的要求,我们不能接受。"
大家又立即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聊天室里顿时陷入了混乱状态。

yourfeng已顾不得维持会议秩序,用私聊向conner问道:"conner,你看这该怎么办?"
"哎,我也没有什么办法,现在各个公司都资金紧张。这样吧,我再在英国这儿的朋友之中想想办法。
夜,雪夜,圣诞节的雪夜,2005年上海街头最寒冷的冬夜。
一个穿着单薄西装的男青年,在迷离的大街上走着,是大雪让这个喧嚣的国际大都市变得如此迷离。他的手紧缩在袖口里,浑身颤抖,怀里抱着一个公文包。
这个公文包不是普通的公文包,里面装着一个笔记本电脑,是Dell 2005年最新款式的,和笔记本电脑紧紧依偎的是这个男青年所在公司的一些宣传资料,还有几张光盘。
"Bed Linux!Bed Linux!谁要Linux?谁要Linux?"男青年对着空荡荡的大街有气无力地叫着,叫声很快消失在空气中,传来的只有寒风的呜咽声。
突然一阵尖利的汽车声传来,紧接着几辆黑色的宝马车从男青年的身边呼啸而过,宝马车卷起地上的雪沫扑扑地飞起,落在他的脸上和身上。"<请使用文明用语>!"男青年气愤地咒骂着:"开宝马就了不起啊!"说着朝宝马车消失的方向伸出中指。
就在这时,男青年怀里的公文包咚的一下掉在了地上,地面是水泥做的,水泥地面上只有很薄的一层雪,而且也化开了不少,早被行人踩得脏兮兮的。男青年顿时傻了。
他缓缓地弯下腰,拾起公文包,踱到旁边一处没有被雪覆盖的墙角,瘫坐下来。碎了——笔记本电脑的背面碎裂了,液晶屏幕碎裂了,光盘碎裂了,他的梦也随之破碎了。
他是一个大学毕业还不到两年的Linux爱好者,也曾经在著名的Linux网站linuxfans.org叱咤风云;后来,他加盟了上海一家靠风险投资成立的Linux公司,他做Bed Linux的开发总监,同样在这个网站管事的一个网友——也就是现在公司里的吴总——做了公司的总经理。他俩多年以来献身Linux产业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
老板是个精明的投资家,当他从《IT时代周刊》上看到"发源于网络社区的Magic Linux正逐渐成为中文Linux用户的首选的报道"时,就决定要在中国Linux业界来一翻大作为。
他找到了linuxfans.org的管理高层,正在寻找Magic Linux商业化途径的公社高层领导与他立即一拍即合。很快,双方达成协议,由这个老板为Magic Linux开发组提供开发服务器,并为ML开发组部分成员提供工作环境。
就这样,他和吴总一起到了这家公司。老板让他们在Magic Linux的基础上开发一个商业发行版本Bed Linux。刚开始他们还不太情愿,但老板却操着一口洋泾滨说道:"You,不是经常把Magic Linux叫做ML吗?No Bed,How to Make Love?"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管他奶奶的什么梦想不梦想、事业不事业,为了养家糊口,为了有钱泡MM,为了让泡到手的MM更漂亮有钱花,为了让短暂的人生能够醉生梦死一回,啥也别管了。钱是第一位的,其他都是虚妄。
所以,老板让他开发Bed Linux,他认了;老板要他不要告诉公社他在开发Bed Linux,他也同意了。
话说回来,只要自己能够靠自己喜爱的技术谋生,他个人有没有条件参加ML开发并不重要;只要公司为公社提供ML开发服务器,只要ML能够继续发展下去,公社不知道公司在开发销售Bed Linux也没多大关系。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基于Magic Linux 2.0开发的Bed Linux问世了。老板说:"我们的Bed Linux比Magic Linux 2.0好多了!所以我决定,直接用4.0做版本号,就是比Magic Linux两倍好的意思!"
公司上下,群情激愤;员工之间,顿时滔滔。
吴总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干得不错!下一步,就看我的了!"

但是,Bed Linux并没有获得预期的效果。老板原本对Linux产业知之甚少,他拍脑袋定下的开发方向根本不符合客户的需要。而公司又不能用商业炒作和广告的形式进行宣传,因为和他一样准备利用炙手可热的Magic Linux捞商机的人也很多,ML项目组知道他的公司在搞Bed Linux后完全会转而选择其他赞助商,他可不想让自己培植的商机旁落外人。
所以,老板早就按照传统商品的营销手段建立起营销团队,采取走访各大公司、政府机关的方式进行推销。虽然吴总带领的营销团队预先获得了一些政府部门和企业客户的好奇心,但到真正见到产品的时候,IT的又一次冬天也来了,各个企业和政府都缩减了IT预算,原先对Bed Linux感兴趣的客户,现在没有几个愿意买Bed Linux了。专业营销人员也因为各种原因纷纷辞职,只剩下技术人员和来自Linux社区的非专业营销人员。

男青年被迫停止了开发工作,按老板的要求,所有技术人员也参与推销。以前大企业和政府部门的推销失败后,现在转到向中小企业推销。公司的资金也撑不住了,决定停止对ML项目组的赞助。(这样,加上其他几家公司也难逃IT的冬天,就有了第二集中的那次公社扩大会议。)

一连几天来,男青年一无所获;他本来就只是搞技术的料,叫他去搞推销,能搞出个什么名堂?

今天早上,老板生气了,对他说:"其他人至少还卖出几张光盘,你竟然连一个客户都没有!今天晚上的时候,如果你还带不回一笔单子,就别回来参加公司圣诞联欢晚会了!"
......

"圣诞联欢......圣诞联欢......"男青年的嘴里低语着。他已经冻得有些神智不清了。
对面酒楼里射过来绚烂的灯火,透过玻璃窗里可以看到里面的男男女女正在闪耀着星光的圣诞树前轻歌曼舞。突然一个穿黑色皮大衣的高个中年人闪身从前面走过,炫目的ZIPO打火机冒出灿烂的火焰,照亮了他嘴上的香烟和高耸的鼻梁。

"火!"男青年突然想起衣兜里还有一个地摊上买来的气体打火机,还有公文包里的宣传彩页。
他取出一本Bed Linux的宣传手册,吃力地点着了。闪闪的火焰照亮了周围的世界,一颗镶嵌着钻石的圣诞树出现在他面前,热气腾腾的食物挂在树上。原来,他早已饿坏了,急切地想抓过食物狼吞虎咽起来。可是刚一伸手,圣诞树就不见了,只有白茫茫的雪野。他的脚下是一堆灰烬。

他想站起来,可是腿脚早已麻木。为了御寒,他有点燃了一叠宣传彩页。火光明亮起来后,他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他:"小陈!"。他抬起头,发现吴总正站在他的前面,和蔼地看着他。他刚想说话,手中的彩页已经烧完。

"吴总,请不要丢下我,带我走吧。"说着又将厚厚的Bed Linux用户手册点燃了,吴总又出现在他的眼前,"吴总,带我走吧,带我去那个没有微软、没有IBM的地方吧!"

吴总轻轻地走过来,将小陈抱了起来,安详地对他说道:"好,我们走吧,到那个没有任何其他软件,只有Bed Linux的地方去!"
说着,吴总抱着男青年向天空中飞去,簌簌的雪花旋转起来,要把他们送到梦的故乡、自由的乐园里去。

第二天,人们发现一个男青年蜷缩在一幢大厦的墙角里,他的呼吸已经停止、身体完全冰凉。在他的怀里,抱着个摔碎的笔记本电脑和一堆裂开了的光盘,他的脚下,积雪中散落着一堆堆纸的灰烬。
         

TOP

哎,有一点意思。

TOP

哪个写的:)

很了解内情的说~

TOP

都早就离开原先的岗位了吧.

TOP

现实是残酷的阿
www.google.baidu.com

TOP

楼主,公社原创的老帖子啦!怎么又出口转内销了?

不过预测得倒是比较准确,今年年底我确实又要失业了。

TOP

[quote:c2546f5b8d="Fujinsan"]楼主,公社原创的老帖子啦!怎么又出口转内销了?[/quote]
链接在哪 ??    

TOP

水园的老帖子,去年底的吧,好像是水园龙王写的。
2010年:到远离大陆的海洋中做个岛主

TOP

卖火柴的小女孩的公社版!
有点悲壮,有点无奈
我对于公社的运作不懂,
但是我会像文中的一位校园力量联盟的代表叫道:“我虽然是穷学生,我也捐20。"。

TOP

引用:
又出口转内销了
楼上好人啊。

TOP

TOP

DNGF
中国Linux校园联盟 Linux Campus Union of China(LCUC)  在中国,学生永远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让广大学生学习和使用Linux是一个让Linux快速普及的捷径。 希望所有爱好linux的人来到我们中间,用我们的力量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私人空间

TOP

是小说吗?

TOP

科幻
中国Linux校园联盟 Linux Campus Union of China(LCUC)  在中国,学生永远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让广大学生学习和使用Linux是一个让Linux快速普及的捷径。 希望所有爱好linux的人来到我们中间,用我们的力量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私人空间

TOP

kankan a
我们想的到,我们做的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