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亚洲应当怎样本地化自由开源软件

亚洲应当怎样本地化自由开源软件

亚洲应当怎样本地化自由开源软件

[摘自联合国开发计划署IOSN《自由/开源软件本地化》。这段文字由snakehsu主译。这个系列的翻译项目在http://rl.rockiestech.com/node/179 ,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加入。]

亚洲是世界自由/开源软件本地化的主战场。垄断私有软件公司还没有在亚洲占据统治地位。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亚洲许多政府推行了鼓励多元的软件开发,特别是自由/开源软件的政策。

某些国家目前的本地化工作只限于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少数热心人的成果。他们的工作很少得到报偿,而他们的翻译工作无组织的特点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歧义。

大多数情况下,志愿者都是程序员而不是语言学家。他们需要得到翻译人员,科技作家和测试人员的帮助。因为本地化主要与语言而不是与程序有关,非技术人员人数应该达到程序员的五倍。在制定正式的自由/开源软件政策之前,技术词典和本地化标准的支持工作就可以开始。本地语言专家只需要普通职业人士的工资和办公室待遇。技术作家和测试人员可以在几个月内训练完毕。

支持非常相似的语言(如泰国语,老挝语和库美尔语)分享代码和技术资源的国际合作本地化是非常有效的。它对社会整体创造的价值,以及允许程序员和翻译一致地以低成本进行本地化的新的词典和技术标准,都是不可缺少的。其他的亚洲国家应当仿效 CJK 计划的范例。

本地化计划应当有非常明确的目标,以及实现这些目标的所需资源。这些计划需要资助,专业管理和技术支持。此外,全面的语言知识是成功的关键。

这些计划的结果将是地区中心的建立,知识从这些场所分散到做实际工作的人当中去。这样的中心可以是政府行为和商业合作的产物,也可作为一所大学的一部分来运作。不管这些中心的资金来源如何,它们都应当得到政府政策的全面支持。

实现专业化的亚洲软件本地化过程的时机已到,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没有计划的工作产生没有质量保证的产品,可能导致失去一个重要的机遇。在个人努力无法让公众受益的情况下,政府应当伸出援手。一个专业团体可以要求志愿者的帮助,但中心调控和基本的工作必须由领取工资的专门队伍来完成。

一个发展中国家为一个部门的商业软件支付的费用就很可能足以支持这个国家参与自由/开源软件运动。

需要建立本地化中心,作为自由/开源软件开发者分享信息,提高技能,以及在现有工作上发展的中心场所。不同的国家如果有语言上的共同点,一个区域性的本地化中心有助于分担开发的成本。熟悉源代码的专家,语言学家和分析家可以支持许多不同的计划,并建立一个知识库来加速未来的发展。

通过支持技术词典和标准的编纂,所有自由/开源软件计划都可以保持一致性。有了标准的术语,计算机用户就较不容易遇到困难,而有了标准的技术流程和过程,所有信息技术专业人员都能读懂自由/开源软件代码。政府实施的所有软件开发政策都应当强调遵循这样的标准。

迅速行动。把事情做对是重要的,但迅速地做事也很重要。为一种技术成分很少的语言编写一本好的计算机词典可以花上一年多时间,但足以用于软件最初版本翻译的词典可以很快完成(例如三个月)。软件的未来版本将使用最终的词典,但第一版可以在几个月内完成。首要的任务是建立官方的“门户”详细列出已定义的术语和标准。

鼓励自由/开源软件系统、应用程序和平台的传播。政府几乎不花什么费用就可以把本地化的自由/开源软件发布到学校、企业和其他组织。这将迅速地促进计算机和软件的应用,同时避免不必要的私有软件非法拷贝。因为自由/开源软件能够在旧机器上工作,这样为大众提供计算服务的价格比其他方式都低。

不仅为计算机专业人员,也为中小学校提供自由/开源软件的培训。在缺乏教育经费的发展中国家,在廉价的计算机上使用本地化的自由/开源软件非常适合在农村社区中增加教育机会。年轻人自然的好奇心将迅速造就一代能够用母语使用计算机的人。这可以鼓励那些在使用计算机方面显示出天分的学生通过奖学金、竞赛和其他与其年龄相适应的活动学习编程。

政府除了建立倾向于本地化自由/开源软件的政府采购政策,在去除障碍,提供资助和协调标准方面也要担当重要角色。没有政府的支持,“洋腔洋调”和翻译的不一致将会严重地影响持续的自由/开源软件本地化,并限制本土软件产业的成长潜力。

~~~~~~~~~~~~~~~~~~~~~~~~~~~~~~~~~~~~~~~
[http://rl.rockiestech.com]
洛基开放文化实验室,使用开源方法来推动社会文化进步
~~~~~~~~~~~~~~~~~~~~~~~~~~~~~~~~~~~~~ [http://rl.rockiestech.com] 洛基开放文化实验室,使用开源方法来推动社会文化进步

TOP